*丽*画卷,我们共同描绘(2021特别报道)

2021-12-27 06:56:01 文章来源:网络

编者按: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步履铿锵。黄河保护法草案首次提请审议,长江流域重点水域“十年禁渔”全面启动,首批**公园正式设立,生物多样**保护工作扎实推进,全民义务植树迎来了40周年……回望来路,信心满怀;展望前景,重担在肩。让我们走近**丽**建设者,倾听他们这一年描绘**丽**画卷时的点点滴滴。

黄河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乔西现:

用法治守护母亲河生态

“能够参与黄河立法是人生幸事,我愿为守护母亲河贡献力量。”

九曲黄河,浩荡奔腾。12月20日,黄河保护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。消息传来,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内心的喜悦,一桩桩往事不由得涌上心头。

2021年,黄河保护法草案的相关工作进入倒计时。作为支撑单位,黄河水利委员会集中200多名**干,专题调研、字字雕琢。

一直以来,如何用法律约束黄河水资源利用都是各界聚焦的问题。作为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立法专家组组长,我组织召开了一次次专章研讨会,赴沿线开展一次次调研。在宁夏青铜峡灌区,我看到沿线**众深得黄河润泽之利;在宁夏、内蒙古交界处的断面附近,黄河水浇灌着万顷良田。这让我意识到:只有“邻居们”都科学有序取用水,上下游才能真正形成“一盘棋”。

我曾长期参与黄河水量统一调度工作,深知维系黄河不断流任务艰巨、责任重大。今年,黄河实现连续22年不断流,这是一次次水量统一调度的成果。草案的相关章节中,“严格限制”等关键词,就是在为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“开药方”。

能够参与黄河立法是人生幸事,我愿为守护母亲河贡献力量。今后,我们将继续做好后续立法工作,确保有法必依、执法必严,让法律落实到每一滴黄河水中。

(本报记者 王 浩采访整理)

武夷山**公园星村管理站常务副站长吕兆平:

我与**公园共同成长

“作为一线工作人员,我的工作虽然平凡,但在日常的执法保护中,我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意义。”

1988年从学校毕业后,我就进入武夷山**级自然保护区工作。2016年武夷山**公园体制试点开展后,我又进入**公园管理站,主要承担一线的行政执法与资源保护工作。

区别于自然保护区,**公园整合了多种保护地类型,我们不仅要承担资源保护工作,还需协调当地居民生产生活与自然资源保护间的关系。

在武夷山,不少村民以种茶为生,种植面积大,**就高。**公园体制试点前,当地就禁止毁林种茶,但由于管理部门人力有限,村民上山毁林种茶的情况仍时有发生。**公园设立后,打击毁林种茶、强化生态环境保护,成了我们的主要工作。

随着生态保护力度加大,辖区生态环境发生了可喜的变化。如今,猴子、白鹇常常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区。

更让我惊喜的是,环境变好的同时,发展也更好了。星村管理站辖区内的桐木村,原先村民**低,环境也不好。近年来,我们打击毁林种茶,建立生态茶园,茶叶品质上去了,价格高了,村民的生活也变得富裕起来。

作为一线工作人员,我的工作虽然平凡,但在日常的执法保护中,我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意义。在与**公园共同成长的同时,我期待这片土地上山更青、水更绿,生态一天比一天好,人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富足。

(本报记者 王崟欣采访整理)

**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纪力强:

生物多样**保护更受关注

“我的工作就是构建并不断完善生物多样**整体结构树,帮大家了解这棵大树的枝枝叶叶,好知道怎样保护它。”

今年,我深刻地感受到,“生物多样**保护”正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。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是,今年有不少亲戚朋友跟我说:“我终于知道你在做什么工作了!”

我的研究领域是生物多样**信息学,参与编制《**生物物种名录》多年。我和我的同事基于已有文献和标本,对我国已知物种进行编目和研究,并以年度名录的形式向社会**发布。说通俗一点,我的工作就是构建并不断完善生物多样**整体结构树,帮大家了解这棵大树的枝枝叶叶,好知道怎样保护它。

过去,大家总会觉得我的工作非常遥远和陌生。现在不同了,大家对我的工作越来越感兴趣。近年来,《**生物物种名录》下载量不断提升。前几天我们统计了一下,2021版《**生物物种名录》下载量比前几年的平均值增加了30%。

目前,我们为超过1450家相关政府部门、研究机构、高校和企业提供服务,用户单位数量比2020年度增长了57%。

生物多样**保护需要每个人的努力。作为这项工作的参与者,看着名录一年比一年丰富,看到大家一年比一年更关注生物多样**保护,我觉得非常受鼓舞。

(本报记者 吴月辉采访整理)

江苏建湖九龙口镇农业农村局林业高级工程师刘成浩:

亲手勾勒家乡“绿化之**”

“我觉得我不仅是在种树,也是在见证家乡越来越绿、越来越**的变化。”

回望这一年,我印象**深的是九龙口湿地公园的变化——这座位于我生活的江苏盐城建湖县九龙口镇的湿地公园,不但四季**景不同,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珍稀鸟类来安家。

我今年50岁,在家乡种树已有26年。2019年,在湿地公园的森林中,我和同事**次看到一只叫不出名字的**丽鸟儿,后来询问专家才知道这是东方白鹳。时隔短短两年,今年我们已经在湿地公园发现了300多只东方白鹳。

我觉得我不仅是在种树,也是在见证家乡越来越绿、越来越**的变化。九龙口是**湿地公园,历来是里下河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。以前我们在这里种树主要考虑防风、固堤、护岸等功能,近两年,生态环境持续向好,我们的绿化也逐渐开始兼顾景观**化的需求。

今年3月,我们还在湿地公园河道两边的圩堤上种下1万多株杉树。当时我们专门请教了南京大**命科学学院的专家——树的间距、怎么栽种、怎么浇水等,处处是讲究。树越种越多、越种越**,我也希望会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,感受“绿化之**”。

(姚雪青 杨先锋采访整理)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12月27日 13 版)

来源:**

来源:天山网

上一篇:区住建局:已逐一处理 拟春节前完工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宜昌都市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